联系电话:400-099-6444

ag追杀模式前兆顺加能朱钦澎:换电站投资回收期

2021-02-16 17:37

  ]朱钦澎透露,一个标准配置的换电站,大概的费用额是在500万元左右,每年收入是在300万左右,“内部收益率高达32%。”

  9月27日,2020北京国际车展继续举行。活动现场,顺加能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朱钦澎接受了腾讯汽车的专访。

  在他看来,相比充电站而言,换电站拥有更高的效率。“从空间上看,我们一个换电站大概尺寸就在70平左右,每天可以服务车辆大概达300次左右。从时间上看,换电站3分钟就能更换一块电池,可能还不到3分钟,比燃油车加油更快捷,更符合车主能量补给的习惯。”

  朱钦澎透露,一个标准配置的换电站,大概的费用额是在500万左右,每年收入是在300万左右,“加上后续电池全部更换一次的投入,投资换电站的投资回收期也只有2.89年,内部收益率高达32%。”

  谈及目前行业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他表示“我们现在整个行业的挑战是我动力电池包的不标准。传统燃油车加92号、95号、98号油就行了,但是电池只要不统一,就没办法共用一个换电站。出一个标准的电池包,是当前这个行业的问题。”

  朱钦澎:我们是顺加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新能源汽车换电产品技术研发与运营服务为一体的高科技公司。

  我们公司核心的人员团队都是具有十年以上的行业经历,并且拥有国家电网等大型的整车企业的充放电设计工作经验。我们顺加能是有自有的核心技术,换电的和技术,以及动力电池的技术,还有动力电动汽车关键零部件的集成技术整合为一体的。包括我们现在也有梯次利用等技术。我们的理念是全球新能源汽车运营服务商,为客户提供整车电池能源补给的一体化能源解决方案。

  朱钦澎:相比来说,比充电站来说,换电站的效率更高一些。从空间上看,因为我们一个换电站大概尺寸就在70平左右,每天可以服务车辆大概达300次左右。从时间上看,换电更快捷,因为3分钟就能换一块电池,可能还不到3分钟,就是2分多钟,比正常的燃油车去加油都要更快捷一些,更符合车主能量补给的习惯。

  其次来说,对于运营车辆。我们现在主要是做的出租车行业,对于出租车来说省去了充电的时间,而是转为换电,就增加了运营的时长,也就增加了收入。

  朱钦澎:我们的换电站整个设计理念以运营为导向,可能是对于B端客户比较多一些,C端会少,主要是B端。我们是模块化设计,积木式拼搭。可以根据不同的场景需求,包括不同的区域去灵活做换电站。像我们的换电站有A型、B型,ag追杀模式前兆包括您看到的是C型的,不同的位置根据场地的大小放不同的换电站,这是我们的特点。

  朱钦澎:有三个点,首先是快捷,因为我们是3分钟换电,就解决了充电时长。充电正常是要一个小时左右,包括充电桩难找,就是你要找充电桩需要很长时间。包括有的时候你来了,充电桩没有问题,但是停车位已经被燃油车占据了位置,所以也导致你无法充电。

  另外是从安全性,因为从新能源开始到现在为止,你能看到每年都有很多新闻,像电动车突然着火的情况。我们换电是统一管理电池,集中式储存,集中式充放电,以低倍率的充放策略来把控电池安全。

  还有一个是低成本。您去买新能源车价格贵,有的是三四十万,有的是二三十万。价格贵,电池是占了很大的比重。我们换电站把电池这一块给拆解出来,您买车的时候只是买裸车就行了,电池就不用买了。电池的费用,就是我们运营公司去承担这一块的相应业务。

  朱钦澎:我们从事的换电事情已经有五年了,我们公司是新公司,但是人员筹备是五年前就开始签了。所有的员工,核心的团队都是具有十年以上的行业领域的专家,包括专利也是达到了100多项。

  我们还有一些核心竞争力,因为我们公司是自有电池公司。新能源最重要的是电池,换电站最重要的也是电池跟运营,所以说在这方面的资源我们是上下游基本上都去整合,只需要跟车企去打交道就行了。像换电整个体系,也有整车换电站。还有一套运营体系、APP、运营平台,还有最核心的电池,我们是占了三个。所以我们是开放式的,可以跟不同的车企去合作。像我们现在做的是海马的,还有奇瑞的,这是我们的核心竞争优势。

  朱钦澎:我们有自己的电池,在零下40度到80度,电池的质量是非常棒的。ag追杀模式前兆,因为团队是从北美请来的团队,专门做电芯研发的,每年都去东北那块,在冬天的时候过去做测试。没有电池加热,直接启动,没有任何问题,所以我们电池技术是过关的。我们的电池技术有质量保证,所以我们做换电站的运营在心里面是谱的。而且电池的占比非常大。

  朱钦澎:对,这是我们的一个核心优势,别人家的是换电站是换电站,车是车,电池是电池,还要再买电池要么配车上,要么配放电站。他们协调起来,包括资源这一块都没有我们更通顺、通畅一些。我们的反应速度要更快,衔接能力更好,而且价格成本也是非常低的。中间不存在差价。

  朱钦澎:我们今年主推的就是这辆,海马E3。为什么我们主推这款车?因为它原来是海南的,海马在海南,后来搬到了河南郑州,等于是郑州的一个主机厂。当地政府有政策,买一辆车补司机3万块钱,再补给海马公司3万块钱。我们跟海马也去谈了,目前这个车我们已经包销了。现在等于买我们一辆车优惠6万块钱,而且还是不带电池的,整个下来就是非常好的。

  朱钦澎:根据我们的财务模型去测算,一个标准配置的换电站,大概的费用额是在500万左右。一个换电站,加上运营车辆所需的电池500左右。我们理念是什么?我们的电池在换电站来运营,衰减到90%以下,国家要求是80%以下必须给客户免费换电池。我们自身的要求是90%,不能低于90%,低于90%就拿来梯次利用换成新电池了。就像平常手机的用电,平常能充到100%,现在充到92%,您可能还能去用,但是我们就不用了,就再换一批新的电池。老的电池就配给三轮车、两轮车。大概一次性投入是500万左右,每年收入是在300万左右,就算加上后续电池全部更换一次的投入,投资换电站的投资回收期也只有2.89年,内部收益率高达32%。

  我们的理念,也是为合作伙伴创造价值。我们是不挣钱的,但是要让利出去给合作伙伴挣钱。

  朱钦澎:主要就是电池,最核心的是电池。因为在出租车上是高频次的,不像蔚来车可能几天都不换一块,我们会快一些,每天都得换。只要衰减到90%以下,电池就不再用了。我们跟美团也合作,美团、UU、达达的骑手、外卖小哥,给他们用我们的电池。现在送美团的一天要跑180多公里,现在的两轮车只跑五六十。换上我们这个车下来的电池,一小块给他用,他能跑二三百公里。他们用完之后,我们还可以再怎么用呢?做成充电宝、手电筒,这就属于梯次利用的范畴了。

  朱钦澎:我们现在整个行业的挑战,我们的动力电池包是不标准的,每一家电池下面的电池包是不一样的,不同的电池包匹配的换电站是不一样的,车也是不一样的。相比传统燃油车来说,传统燃油车加92号、95号、98号就行了,但是电池只要不统一,就没办法所有的人共用一个换电站。能出一个标准的电池包,是当前这个行业的问题。如何能够把行业平衡,这是最主要的问题。

  从基于来说,现在国家“新基建”是今年新的话题比较高的,“新基建”也是新风口,我们换电站在今年也比较火热,我们想搭上这次的机遇,在资本市场把我们品牌做大做强,做成全球新能源汽车运营服务商。这是我们的理念,也是我们的一个想法、最终的方向。